您的位置 : 优优小说阅读网 > 小说库 > 夜孤

更新时间:2020-02-11 15:39:00

夜孤

夜孤

来源:作者:故渊wt分类:武侠主角:轩辕奕珲

《夜孤》是作者故渊wt创作的武侠小说,在一片突然降临的黑暗之中,一个穿着银白色的占星袍人出现。轩辕奕珲看着这个神秘少年,不知道他是谁,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在一番奇怪的言语后,轩辕奕珲开始追求内心的梦想。

精采阅读:

昆仑山的雪,终年不化。而在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昆仑山的雪几乎是每隔一天就会下一场。从第一场雪过后,昆仑山几乎就会一直笼罩在雪的世界,天,是白色的,大地也是白色的,毫无人迹,这样的环境下,幽冥阁就那么孤单的坐落在在昆仑之巅,好像睡着了,又好像蛰伏了,直到来年六月份。

矮榻上的少年懒洋洋地斜靠着椅背,半躺半坐着,整个人陷在宽大的貂裘之中,显的这人更加清瘦,修长如玉的指节分明的的手,捧着巴掌大小的暖炉,少年一动也不动,黑色的缎子蒙着双眼,整齐的季在脑后。原来,少年是盲的。由于眼睛蒙着黑色的缎子,谁也猜不透少年是睡着了,还是在思索着什么。

突然,门外有人扣扣地敲门,迟安屹缓缓的坐正,声音有些嘶哑,道:大哥,请进。沉重的木门吱呀一声缓缓的开启,洛泽自门外轻咳一声,裹着一袭风雪进到屋内。这么多年来,迟安屹慢慢的能靠听力分辨出几丈之外的是谁在走路,在干什么,几乎没有什么能瞒得过他那一双耳朵。

洛泽把门合上,清冷的声音道:今日,有客人来

昆仑的客人?可不多。迟安屹懒懒的说道,仿佛并不关心,又恢复原来的姿势斜倚着椅子。

此人从后山来,洛泽说到这,迟安屹刚要伸手拿杯子倒茶的手顿住了,慢慢的缩回去重新捧起那巴掌大的铜暖炉来回的摩挲,一言不发。

嗯后山今日落雪。或许咱们该去见一见。迟安屹沉默了半天吐出这么一句话。

要知道,昆仑山高余千丈,而后山更是险峻,几乎是笔直的削下来的,别说是人了,就算是鸟也无处落脚停留在那悬崖峭壁之上,可谓是昆仑山天然的保护盾。要说此人从后山来,可见这人非寻常的修行之人,除非是高手中的佼佼者。

洛泽冷哼道:你以为我来为何?关键是,此人目的何在?呵呵

迟安屹轻轻的笑了,唇角向上扬起,笑容荡漾开来,好像整个山间的雪都被融化。他晃晃悠悠从蒲团上站起身来,依旧抱着那铜暖炉,作出请的手势我是神仙吗,走吧说完向外走去,丝毫没有一个盲人的样子,他走起路来很是平常,步伐坚定,从来不会碰到障碍物,俨然一个正常人,有时候洛泽不由得会想:该不会看得见吧?但是转念一想,根本不可能,他亲眼看着迟安屹被带回昆仑山的时候,身上创伤无数,眼睛被人毁掉,就连天下最有名的神医龙银看过后都摇头,药石无医。

惊羽殿需穿过两条回廊,三个侧殿,外加一个圆形演武场,迟安屹走在洛泽前面,洛泽的手不远不近的托着迟安屹的手肘,明明迟安屹可以不用任何人的帮助,就算失明也行动如常人。但是他偶而还是会在没有人不熟悉的路上摔倒。迟安屹走的不急不缓,雪依旧在下,飞扬如鹅毛,地上积累了厚厚的一层,踩上去很厚实,放眼望去,目之所及皆是一片白色。

当迟安屹和洛泽到达惊羽殿的门口,还未等下人通报,洛泽就感到里面一阵压抑,看不见的低气压向惊羽殿四周散去,洛泽还未来得及反应,迟安屹耳朵早已听到殿内有人向门口迅速的移动,并且带着渗人的杀意。迟安屹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运转真气,向后退出数步,只见屋内一条人影携着风驰电掣之势掠到了迟安屹面前,迟安屹碍于视力受限,迟安屹后退时踩到台阶的边缘,稳住身形时,迟安屹只觉得一只索命的手早已钳在他的颈部,动弹不得,颈部太过灼热,巨大的压力仿佛要把他的喉管捏碎,疼,只有疼,这个人,想要了他的命!!!

洛泽和大殿里的迟有轩大惊失色,他们谁也没想到这人会突然出手,现在迟安屹的命,在那人手上,迟易轩刷地拔出剑来直指那施力的人后心,洛泽也暗暗将真气汇聚于右手随时准备上前一搏。迟安屹根本不敢妄动,他心下思量以他的修为,根本没有胜算。因为他现在移动以寸一毫都足以触动那人改变主意是现在杀了他还是再留他片刻。迟安屹大脑迅速的冷静下来,此人虽真气强劲,内力霸道,但是在他下手的一瞬间他父亲和洛泽同时出手,也未尝不可一搏,但是那人只要愿意,立刻就能掐断迟安屹的脖子。当下,要缓和此人的情绪,迟安屹心道。

迟易轩端着剑,声音提高了几度,问道:上使,刚来就要杀我的小儿子,似有不妥吧?迟易轩有点不悦的看着那个所谓的客人,等着那人的答案。

那人手上的力依然没有卸下,迟安屹的脸被憋得通红,但是仍然没有移动分毫,那人如鹰隼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迟安屹黑色绸子背后的双眼,说道:他不能活。

迟有轩剑尖上的寒芒更盛,道:上使多虑,幽冥阁以为这是家事,还轮不到外人来指点。

长久的沉默迟安屹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视线开始模糊,喉咙已经痛到没有了知觉,马上要撑不住了,突然,那位上使松了手上的力道,冷哼一声,:罢了!,你好自为之。

迟安屹有点脱力打了个趔趄,被洛泽拖住手肘,才不致跌倒,终于得以呼吸,大量的空气重新涌入鼻腔,使得迟安屹大口大口的咳嗽,迟安屹只觉得喉间一股腥甜,生生咳出一口鲜血,他狠狠地擦掉嘴角的血,被洛泽托着向殿内走去,规规矩矩的向迟易轩和那位刚才想杀掉他的人施礼。

迟有轩见状收起他的寸缕剑,看了看迟安屹没有什么大碍,示意洛泽给迟安屹疗伤,洛泽将手附在迟安屹胸口,默默的向迟安屹体内输送真气,一点一点的修复迟安屹肺部碎裂的血管。

你刚才不是真想杀了我这傻儿子吧?哈哈哈哈,老朋友你可当真是老糊涂了!迟有轩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惊羽殿,而那位上使,想必是夏国的上三卿之一,地位非同一般,那位上卿开口道:迟,你这儿子,可不傻。迟有轩笑容逐渐凝滞在了脸上,风上卿说的是~我这个小儿子,不算傻,如果真的傻的话,当你攻击他的时候,他有任何动作的话,都会令你杀了他迟安屹后背一凉,他觉得有几颗冷汗滚下,低着头不语,眼观鼻鼻观心,默默的恢复体力。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1. 系统类小说
  2. 经典武侠
  3. 修真爽文
  4. 玄幻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