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优优小说阅读网 > 小说库 > 穿成炮灰表小姐

更新时间:2019-10-14 14:11:00

穿成炮灰表小姐

穿成炮灰表小姐

来源:作者:寒花一梦分类:穿越主角:宋嘉月,俞景行

《穿成炮灰表小姐》是作者寒花一梦最新完结的一本穿书言情小说,小说的是主人公是宋嘉月,俞景行。宋嘉月一朝穿越,变成一本宅斗爽文里的炮灰表小姐。小说里,表小姐有一门娃娃亲,娃娃亲的对象是个床都下不来的病秧子。过门之后方才得知真相的表小姐心有不甘,终有一日同别家公子私奔。

精采阅读:

昏黄的光线从雕花窗棂透出来,异常安静的房间里,大红囍字高高贴在墙上,案头红烛高照,繁复绣纹的大红帐幔笼罩着的床榻之上铺着鸳鸯喜被。

榻上面容苍白的年轻男人猛然睁开眼。

他汗水涔涔醒来,似乎方才经历过一场噩梦,心有余悸,掩不住恐惧与惊愕。

俞景行偏头看向帐幔外,手掌不自觉摁着心口的位置,掌心感受到胸腔里一颗心脏有力的跳动他嘴唇微微翕动,如白纸般的面庞慢慢爬上震惊之色

被人掐着脖子强行灌下毒药的场景犹在眼前。

俞景行清楚那不是在做梦。

然而眼前的一切又到底要怎么解释?

他心里有种种想法不断冒出来,这些想法却都在指向一个不可思议的事实。

这天深夜。

房间里另一张床榻上的一个年轻女人,亦自梦中惊醒,慌乱茫然。

宋嘉月发现自己穿越了。

她穿进了一本名叫《嫡女为后》的宅斗套路爽文里面。

这本《嫡女为后》的女主叫做叶明珠,生母早逝、亲爹宠妾灭妻又续弦,以致于她这个嫡女从小时候起就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小说以叶明珠的成长作为主线,而作为一篇合格的爽文,所有欺负过女主的人无一例外统统遭到报应。

有些人物是报应是叶明珠出手,有些人物则偏向于自食恶果、自作自受。

比如说叶家这一位表小姐。

父母早逝又无依无靠的表小姐原身到邺京投奔外祖母时,已经及笄。她在叶家住了不到一年便凭着婚约嫁入宣平侯府,成了侯府世子俞景行的妻子。

住在叶府的那些日子,注意到叶明珠在叶府不受宠,表小姐对她态度一直都比较冷淡。不过这位表小姐也看不上叶府那些庶出表亲,基本上只和一个叫叶明月的表妹走得亲近。

在叶府期间,论起来,她和叶明珠两个人虽然整体来说摩擦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让叶明珠耿耿于怀、心生怨憎的事情。

譬如说有一次,叶明珠被姐妹欺负,表小姐明明看到了全部经过却假装不知,甚至直接无视叶明珠的求助,不愿意替她说话辩解,导致叶明珠被罚跪祠堂三日。

小说里,表小姐出嫁之后,才知道自己丈夫是个缠绵病榻的病秧子。这个发现破灭了她对两个人你侬我侬、情意绵绵夫妻生活的向往徒留一腔怨气。

在一日又一日的心有不甘中,表小姐和肃宁伯府七少爷董齐光搭上了。他们两个人约定私奔,却因为董齐光反悔而被活捉回来。

表小姐回到邺京的时候,她的丈夫俞景行已经两眼一闭、两腿一蹬没了命。俞家上下都说人是被她私奔的事活活气死的,她背上这条人命,最终沉塘抵命。

从读者的角度来说,这个表小姐死有余辜,是活该。毕竟和董齐光勾搭、私奔都不是别人逼迫,这些是她自己做的,那么自然怪不到别人头上。

当初作为局外人看这本小说的时候,虽然这是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人物,但是宋嘉月从来没有代入自己,对这部分剧情也没有太大的感觉。

谁成想

有一天自己竟然会变成小说里的这个人。

她心情有点复杂。

说到底,她总不可能盼着自己再死一次?

审视过自己的境地,反复确认宋嘉月才刚刚嫁入俞家,没有勾搭上那个什么董齐光更没有做出私奔这样的事,她稍微变得安心因为一切都还可以挽救。

叶家的这个表小姐在《嫡女为后》里属于炮灰人物。

换一句话说,她对女主的成长以及后续剧情发展的影响是比较小的。

既然是文中一个无可无不可的人物,宋嘉月认为,哪怕命运被改变,只要不成为女主上位的阻碍,问题不大。毕竟爽文存在一定的原则性,即虽然不和女主做对不见得会落个好结果,但和女主做对必然没有好下场。

只要她不故意去为难叶明珠,小日子能过成什么样,大约都可以自己争取。

那么,原身的那些覆辙必然不能重蹈。

大二那年被发现胃癌,撑了两年却没能战胜病魔,即使是以成为小说世界里的一个炮灰人物这种方式的重生,对宋嘉月来说依然属于天大的幸运。

她不知道自己最终会面对什么样的命运。

反正都是偷来的,有一天过一天,没必要让自己委屈遗憾。

作为同样经受过病痛折磨的人,宋嘉月对俞景行这个约等于天上掉下来的丈夫没有什么恶感,反而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身体不健康其实非常折磨人,每天都不得不吃药更是不好受

想到这个便宜丈夫也不知道可以有几天好活,宋嘉月不免可怜他。自己既然没办法帮他治病,至少多给他一点关心和爱护,让他好歹多一点心理安慰。

何况,他身体不好,不可能强迫她做一些夫妻之间的亲密事,无异于是帮她省下不少麻烦。在这一件事情上,她少了麻烦,投桃报李也是应该的。

从她出现在这个世界起,他们这对夫妻就是分床而睡。或许是俞景行身体孱弱的缘故,也或许是存在其他的原因,但无论是因为什么,她都打算维持现状。

除此之外,她还需要回一趟叶家。

原身和女主之间存在些摩擦,她想去道歉,尽量化解和女主之间的矛盾。

或许有一些突兀,但原身在小说里存在感并不高,很多事情她也无法了解透彻。原身和女主之间的矛盾仿佛一个不知何时会被引爆的炸|弹,她需要先化解掉才能安心过自己的生活。

再则是她记得《嫡女为后》这本小说里面,女主得到一位神医的真传,同样拥有妙手回春般的医术。根据小说时间线,这位来去无踪的神医差不多快要出现了。

也许能让神医帮俞景行看一看。

其实多半没大什么作用,俞景行出身富贵,侯府什么样的大夫找不来?

他依然是个病秧子。

说明俞景行的身体情况十分糟糕,实在没有办法了。

宋嘉月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考虑到他的情况,反正是死马当作活马医。

论起来,按照这个世界婚俗规矩,原本前两日宋嘉月就该归宁的。可那个时候,俞景行身体不适加上她初来乍到、没有掌握情况,便没有特别提起

回门是一个和女主见面的好借口。

错过这个机会,往后不得不守株待兔,未必会比这更好。

等明天早膳先试着问一问吧。

宋嘉月脑海中梳理着这些信息与想法,迷糊之中,渐渐睡去。

翌日。

一觉醒来,宋嘉月在丫鬟春花和秋月的服侍下洗漱梳洗。

她坐在梳妆台前的绣墩上,秋月正帮她梳头绾发。

回想起昨夜种种想法,宋嘉月压低点儿声音问道:少爷这会儿醒了吗?

话音将落,铜镜里映出一道修长身影。

宋嘉月微微一愣,回头只见俞景行顶着病态苍白的一张脸,刚巧走到她身后。

一袭墨色暗竹节纹锦袍的年轻男人,即便此时眼下乌青一片、面容憔悴,依旧遮挡不住好看的眉眼之间显露出的清秀俊逸。五官是生得好看的,可惜身体孱弱,精神不济便也禁不住细看。

之前数日俞景行都整日整日躺在床上,这会儿看见他下地难免诧异。宋嘉月仰头望向他,脸上一抹笑意:起来了?早饭已经备下,正好用饭。

俞景行不咸不淡看她一眼,没有说什么。

宋嘉月道:我马上就收拾妥当,你稍微等我一下。

俞景行没有应好,同样没有应不好。

他只是沉默地拔脚走出去。

宋嘉月闹不明白俞景行这样子是几个意思,当下有一点发懵。

不过她没有太在意,很快让秋月继续帮她绾发。

哪怕知道原身在小说里经历的一些事,可因为是炮灰角色,太过细节的剧情是看不到的。宣平侯府到底怎么样也没有办法通过小说了解得很清楚,更不用提原身和俞景行私下的相处问题。

从原身私奔的行为来看,只能看出原身不喜欢俞景行,却看不出俞景行对原身到底是个什么态度换言之,他不喜欢原身这种情况完全可能存在。

宋嘉月不是很在意俞景行喜欢不喜欢她。

以这个人的身体状况,可以活多久都是个问题,在意这些没有太大的意义。

收拾停当,宋嘉月去到膳厅,发现俞景行已经在用早饭了。

分明是直接无视她之前的话。

这似乎意味着俞景行对原身也确实没多少好感?

宋嘉月暗暗思忖,拔脚走上前去,打过招呼,坐下来安安静静吃饭。

厨房备下的早饭一如既往的丰富。

葱油花卷、红糖馒头、枣糕、葱花饼、牛肉粥、小馄饨其他各式鲜果、小菜加起来还有十多样。各种各样的早点摆了满满当当的一大桌。

宋嘉月再一次感慨自己运气不错,只要不作死便犯不着为衣食住行发愁。要是穿越成农家女,日子过起来必然辛苦很多,能不能吃饱饭都是个问题。

俞景行似乎胃口不佳,略喝得半碗粥便搁下筷子。

怕他要走,宋嘉月也停下动作,扭过头说:我想回去看一看外祖母和舅舅。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1. 女配快穿
  2. 女配炮灰
  3. 女配穿书
  4. 女配重生